创新金融网
www.powervod.com

福州市第二看守所民警黄凌翰乐当后勤“老黄牛”

黄凌翰学习锅炉维护技巧。(福州公安供图)

福州日报记者 曾建兵 通讯员 榕公宣

【人物名片】

黄凌翰,男,1985年9月出生,中共党员。2019年1月,黄凌翰从部队转业参加公安工作,现为福州市公安局第二看守所综合保障中队三级警长。

“老黄”是福州市第二看守所的同事对黄凌翰的爱称,35岁的他虽然年纪不大,干起监管后勤保障工作来却如老黄牛般任劳任怨,“老黄”的叫法由此而来。

黄凌翰去年1月从部队转业后,参加公安工作的第一站就是福州市第二看守所。在轮岗熟悉看守所各岗位工作后,黄凌翰正式负责近2000名在押人员的后勤保障工作。

今年1月开始的疫情防控阻击战,黄凌翰始终坚守岗位,要确保监区疫情防控工作万无一失,还要保障在押人员正常吃喝用度,顺利完成从监管后勤保障“新兵蛋子”到“业务能手”的转变。

在押人员每月各有一次采购食品和日用品的机会,用于满足清洁、营养补充等需求。如果想买点牙膏、洗衣粉保障基本个人卫生,或者用于通信和记录的纸笔,都得统一向管教民警登记申请。管教民警会把需求交给黄凌翰,黄凌翰再依照制度,向供应商一次性采购,统一发放。

采购的过程看似简单,为了把每次采购的账目和数目核对清楚,黄凌翰费不少精力。在他带领下,3个人得花3天时间进行统计汇总,再花1天时间对账。黄凌翰说:“在押人员的合法权益,我们必须得保障到位,他们所花的每一笔钱、采购的每一件东西,我们都得算得清清楚楚,做到钱款一分不少、东西一件不落。”

疫情期间,看守所里的采购物品施行48小时仓储制。封闭式管理使得原先能开到监管区门口、就地卸货的物资车辆进不了看守所大门。车停在看守所外,黄凌翰只得和其他同事一起,用板车一趟一趟地往仓库运,然后再在两天时间里一点一点转运到监区门口。每次采购都是近十吨的量,搬运是个体力活,衣服干了又湿,湿了又干,脸上的汗水常浸透口罩。短时间内频繁推着板车多趟往返,黄凌翰握板车把手的关节弯曲僵硬,用温水浸泡才能尽快恢复灵活。

特殊时期,黄凌翰不能进监区,采购需求的收集,只能通过内线电话、对讲机,或者递申购单完成。从登记到采买,再到资金账户核对,也是个颇费神的脑力活。“在押人员多,每个需求都得顾到,还得抽样检查物品质量问题。聚集密度大,更容不得一点疏忽。”黄凌翰说。

从2月开始的疫情防控最紧张的两个月,黄凌翰一直无休地值班,因为人手不够,他还要兼顾民警食堂的工作,强度大。想着自己反正也不着家了,他和妻子商量,早早把孩子交给老家的父母亲带。

今年5月,疫情防控向好,虽少了搬运货物的麻烦,但监区的防疫工作不能松懈。按规定,进监区做包含消杀、登记在内的各种工作,还得穿防护服。福州早早转入高温,厚厚的防护服又成了新考验。“穿脱一遍,不干活都一身汗,身上没一处干的。”黄凌翰说。

看守所后勤工作比较琐碎,好像与所有人都有交集,但联系又都不直接,工作很容易被忽视。这种角色,在公安队伍里难以出彩,但黄凌翰干一行爱一行,踏实的工作赢得他人的喝彩。

看守所里为在押人员蒸饭的锅炉坏了,黄凌翰叫来维修师傅,蹲在一旁认真学着修,只为下次再出状况不耽误功夫;面对从没使用过的柴油灶,百余次尝试后,黄凌翰熟练掌握打火技巧,能同时控制好风门和油门,不再炸锅;发放下去的物资有疏漏,管教民警电台一呼,黄凌翰能解决的立刻解决;在押人员账户支出表,当月校对,历史遗留问题,黄凌翰通宵也得对得明明白白。

黄凌翰围着锅碗瓢盆转、绕着柴米油盐奔波,疫情防控期间,他交出了亮眼成绩单,先后完成500余项1000多种物资的采购和发放任务,监所各项战时延伸保障工作科学有效完成,在押人员在特殊时期的饮食物资亦无后顾之忧。整个看守所实现了疫情“零感染”、安全“零事故”,黄凌翰功不可没。

“我妈说我属牛,又是早上生的,是干活的命,我觉得也对。”黄凌翰身上军人的质朴特质,从这句话显露出来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